012-7025726 (咨询)/012-7013756 (售后)
当前位置: 首页 > 外国儿童文学 > 国际大奖小说——橡树上的逃亡(共两部)( 一部幻想曲,也是一篇保护生态环境的宣言)

浏览历史

国际大奖小说——橡树上的逃亡(共两部)( 一部幻想曲,也是一篇保护生态环境的宣言)

国际大奖小说——橡树上的逃亡(共两部)( 一部幻想曲,也是一篇保护生态环境的宣言)

  • 商品货号:14114
    商品库存:有货
  • 定价:RM28.0
    书屋价:RM16.8 节省(40%)
    用户评价: comment rank 5
  • 商品总价:
  • 购买数量:

商品描述:

商品属性

基本信息


丛 书 名:国际大奖小说
作 者:(法)丰拜勒 著,刘英华 译
出 版 社:新蕾出版社
出版时间:2007-9-1
版 次:1
页 数:336
印刷时间:2007-9-1
纸 张:胶版纸
I S B N:9787530740453
包 装:平装
 

 

编辑推荐



这是一部历险记小说,也是一部幻想曲,更是一篇保护生态环境的宣言。它简单又充满神秘,平实又激动人心,故事多处起死回生、扣人心弦,嘲笑无知与权势独裁,赞扬智慧与勇敢,崇尚人间真情,它将给我们带来精神上的洗礼!
作者通过大橡树上的生活,细致入微地反映了人类社会的生活情况,不管是内容还是写作手法都让读者记忆深刻,因而被翻译成12国文字出版,堪称一本难能可贵的心灵圣经!本书已荣获法国国家文学奖等9项大奖。
关于本书的成就与赞誉:法国国家文学奖,法国圣·埃克苏佩里奖,法国布里夫·拉·加亚尔奖,法国《中学生读物》奖,法国想象力大奖,法国他姆·他姆奖荣誉奖,意大利安徒生奖,比利时利比利特奖。


内容提要


托比身高只有1.5毫米,他浑身是伤,躲在树洞里不敢动弹。托比在逃亡,他被全族人追捕着;他已经跑了一 整天,精疲力竭……托比的民族定居在大橡树,托比在这广阔浩瀚的橡树王国里无忧无虑地成长着。他的父亲为了保护橡树的生态环境,拒绝公开一项能源发明的技 术秘密,为此全家被流放,继而被捕入狱,只有托比一个人得以逃脱。
可面对全族人的追捕,谁能知道这流亡的岁月会有多长?这是一部历险小说,也是一部幻想曲,更是一篇保护生态环境的宣言。它简单又充满神秘,平实又激动人心,它将给我们带来精神上的洗礼!本书已荣获法国国家文学奖等九项大奖。

 

目录



第一部 逃离之路
第一章 追捕
第二章 告别树梢
第三章 与冬天斗争
第四章 爱丽莎
第五章 夜蛾
第六章 巴拉伊娜的秘密
第七章 仇恨
第八章 尼尔·阿芒
第九章 火山口
第十章 信使
第十一章 罗洛克
第十二章 蒂尔克头
第十三章 黑寡妇
第十四章 塞多尔农庄
第十五章 磨坊
第二部 秘密生存
第十六章 秘密生存
第十七章 活埋
第十八章 好一个泽福
第十九章 大树之石
第二十章 中空的树枝
第二十一章 冬伯尔地狱
第二十二章 淑女计划
第二十三章 木乃伊
第二十四章 消失
第二十五章 别样天
第二十六章 最后的旅行
第二十七章 另一种生活
第二十八章 暴君的未婚妻

 

作者介绍



蒂莫泰·德·丰拜勒出生于1973年,早期从事文学教师工作,但很快开始专业的戏剧创作。 1990年他开创了一个剧团,自编自演把作品搬上舞台,并且一直没间断过撰写剧本。他十八岁那年创作出的《灯塔》在法国上演大获成功,随后被翻译其他几国 文字,在俄罗斯、立陶宛、波兰和加拿


媒体评论

这 是一部历险小说,也是一部幻想曲,更是一篇保护生态环境的宣言。它简单又充满神秘,平实又激动人心,故事多处起死回生,扣人心弦。它嘲笑无知与权势,赞扬 智慧与勇敢,崇尚人间真情。它将给我们带来精神上的洗礼,是一部难能可贵的心灵《圣经》! ——法国电视台书评      

            

在线试读部分章节

 第一章  追捕
托比身高1.5毫米,就他的年龄来说,这不算太高。他躲在树皮窟窿里不敢动弹,只有几个脚指头露在外面。黑夜像一只水桶,把他卷罩其中。
   他抬头仰望苍穹,有几颗星星在闪烁,透过橙红色树叶的间隙?星空显得格外分明,但夜却因此而更黑了。
   “月亮不在的时候,星星就会跳起舞来。”他心里默默地想着,不禁喃喃自语,“如果天堂里也有天空的话,它应该没这么深邃、这么遥远、这么动荡不安……”
   托比舒展开身子,头贴着树皮上的苔藓,神情忧郁黯然,泪水淌过耳际滑进头发里,冰凉冰凉的。
   他察看了一下自己的伤势:一条腿伤得比较严重,两个肩膀划痕累累,头发上血迹斑斑,手指也被荆棘火烧伤了。而对于身体的其?部位,他已经没有感觉了,那些地方早已因为疲惫和疼痛而麻木了。
   几个小时前,他算是已经死过一回了,他弄不明白为什么他现在还活在这里。想起以前他到处插手管闲事时,人们总是对他说:“托比,又是你在这里!”但是今天,他无数次低声问自己:“我还活着吗?我还在这里吗?”
    但是,他的确活着,而且活得非常痛苦,那痛苦甚至比天还高。
   鲜花节那天,有人在人群中捆住了他爸妈的手,从此,他的天空塌了下来,暗淡成现在这个六子。他常常自言自语地说:“要是我合上了眼,我也就死了。”然而他的眼睛却一直睁开着,深处还有两汪泪湖,泥泞而浑浊。
   就在这时,他昕到了一阵喧闹,恐惧再次袭来,一下子从头传到脚。他们一行有四个人,三个大人和一个小孩,那小孩举着火把,照亮了四周。
    “他肯定就在附近,他走不了多远的。”
    “我们必须抓住他,他也得像他的爸妈一样,要为此付出代价。”
   黑夜中,第三个人的眼?反射出火把的光,他吐了口唾沫说道:“我们会看到他的下场的,会看到的。”
   这是一个噩梦,惊醒时分,他本应该跑到爸妈的房间哭闹,然后就会有人穿着睡衣把他带到通亮的厨房,用温水给他泡蜜糖汁儿,外加一些小糕点,哄着他说:“没事了,我的小托比,没事了。”他喜欢这美好的一切。
   然而今天,他躲在树皮窟窿的深处,颤抖不已,他尽量收紧脚趾,藏好在洞里。托比,十三岁,却被整个民族追捕着,不是别人,就是他的本族人。
   ?此时他所听到的,比这黑夜更叫人害怕更让人心寒。那是一个人的声音,很熟悉,像是他以前的结拜兄弟莱奥?布吕发出来的。
   托 比四岁半的时候,莱奥走进了他的世界。托比记得那一天,莱奥从家里给他偷了些糕点,从此,他们便形影不离,一起分享幸福和快乐。有那么一段时间,人们甚至 称他们为“托莱奥”,就像是一个人的名字。那时莱奥已经父母双亡,住在姑妈家,他的爸爸埃尔?布吕曾是一位著名的冒险家,留给他唯一的财产就是那架用轻薄 木片做的飞去来器’。家庭的不幸让年幼的莱奥变得懂事而坚强,他的内心里积聚了一种强大的力量,好的坏的都能驾驭。当然,托比喜欢他好的方面:他的智慧和 勇敢。
   那天,当托比一家收拾好行囊正准备迁居巴斯一布翰希。时,他们俩谁也不愿离开谁,硬是在干花蕾里躲了两天三夜才出来。托比记得很清楚:当时爸爸哭了,爸爸这个大男人从来是有泪不轻弹的。
   然而今夜,托比独自蜷缩在他的黑洞里,他多么希望那个挥动着火把、站在他前方不远处的人,不是莱奥。然而等听到他大声叫喊时,他的心都碎了。
    “我会抓到你的,托比,我会抓到你的!”
    深夜中,这声音一直在树枝间回荡。
   这支小队伍一步步在逼近,他们手里拿着棍棒,用棍尖敲击着树皮,找出其中的窟窿和裂缝。毫无疑问,他们的猎物就是托比。这让他想起每年春季大人和孩子一起驱逐白蚁的情景,他们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直到把这些害虫赶到很偏远的树枝上去。
    “我会把他从洞里揪出来的。”
   说话人的声音近在咫尺,托比似乎都能感觉到那人说话时呼出的热气。他不敢动弹,甚至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因而只能大睁着。火光照亮着黑夜,而棍棒的敲击声越来越近。
   就在这时,棍尖狠狠地落在他的脸上,留下了一个手指尖般大小的印,他瘦弱的身子顿时僵硬了,差点没昏死过去。然而他拼命睁着双眼仰望苍穹,尽管他的天空只是在这几个人的黑影中闪烁出现,尽管他知道这一次他逃不掉了,一切即将结束。
    突然,火光没了,他们再次陷入黑暗,只听见一声怒吼:“嘿!莱奥!是你熄灭了火把?”
    “对不起,它掉下去了,火把掉下去了……”
    “没用的家伙!”
    唯一的火把没了,他们只能在黑暗中继续搜寻。
    “我们不能因为没有火把就放弃我们的任务,我们必须把他找出来。”
   “对。”另外一个人附和着说道,他的手开始在树皮上摸索,这只手离得如此之近,以致托比感觉到了他搅动的气流。这个人肯定是喝醉了,浑身散发着酒气,他咆哮着说:“我要亲手逮住他?亲手把他撕碎,然后我们再设法让别人相信我们并没有找到他。”
   另外一个人笑着对他的同伴说:“这个家伙,本性难改,去年春天他一个人杀死了四十只白蚁。”
    对,在他们眼里,托比连一只白蚁都不如,那些棍棒和火把便是最好的证明。
   托 比一直瞪圆着眼睛仰望星空,以此保持着头脑的清醒。然而,当两个黑影同时笼罩过来时,他知道谁都救不了他了。就在他的眼神要松懈时,一根棍子朝着他的身子 敲了下来,说时迟那时快,他本能地一闪,身子紧贴在一旁,棍子敲在树皮上,看来这个家伙通过他的武器能感受到的只是这树皮的坚硬。
    但是,另外一个人的手却已经伸进了窟窿里。
   托比再也忍不住了,泪水夺眶而出,一只粗壮的手落在他的身上,然后慢慢地移动,快到脸部时却突然停住了。那人在窃喜之时大声嚷道:“抓到了,我抓到他了!”
    四周一片死寂。
   其他几个搜寻者也都凑了过来,把这个可怜的伤痕累累的小孩团团围住。莱奥此时一声不吭,估计他是不敢面对眼前的这位儿时好友。
   然而此时,托比已经超脱了生死,什么都不怕了,即便是当那个人把手摸到他身上,狂笑着扯下一个东西亮在其他几个人的面前时,他都没有打个哆嗦。
    沉默,沉默,比下雪的冬季还漫长的沉默。
   托比原以为那人扯下了他衣服的一角,得意地拿在手上向其他几个人卖弄呢,但一会儿沉默便被打破了:“是树皮,这只是一块树皮。”
    对,那人拿在手上的确实只是一块树皮。

 

 

商品标签

购买过此商品的人还购买过

用户评论(共0条评论)

  •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总计 0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
用户名: 匿名用户
E-mail:
评价等级:
评论内容:
验证码: captcha
Powered by ECShop v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