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7025726 (咨询)/012-7013756 (售后)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装绘本 > 信谊世界精选图画书·我们发现了一顶帽子 / [加拿大]乔恩·克拉森

浏览历史

信谊世界精选图画书·我们发现了一顶帽子 / [加拿大]乔恩·克拉森

信谊世界精选图画书·我们发现了一顶帽子 / [加拿大]乔恩·克拉森

  • 商品货号:18506
    商品库存: 缺货-如要预购,请询问
  • 定价:RM39.8
    书屋价:RM24.0 节省(40%)
    用户评价: comment rank 5
  • 商品总价:
  • 购买数量:

商品描述:

商品属性

基本信息


作者:[加拿大]乔恩·克拉森 文 绘, 杨玲玲 彭懿 译
出版社:明天出版社
版 次:1
印刷时间:2016年10月01日
开 本:16开
纸 张:胶版纸
印 次:1
国际标准书号ISBN:9787533289690

编辑推荐


 

荣获凯迪克奖、凯特·格林纳威奖双料殊荣的当红图画书作者

乔恩·克拉森推出的“帽子”系列终结篇——

在熊和鱼的帽子故事之后,两只乌龟上演了一出“帽子戏法”,幽默精妙,大异其趣!

 
内容简介

两只乌龟发现了一顶帽子,

他们俩戴起来都好看。

可是乌龟有两只,

帽子却只有一顶……

跟着缓慢移动的乌龟,盯着他们转动的眼珠,进入节奏和缓的三段式故事中。《我们发现了一顶帽子》运用孩子生活中常见的冲突情境,让读者体会两个好朋友同时喜欢上一样东西,却不能“共享”时那种敏感、紧张、一触即发的情境,探索幽微的内心、微妙的友情以及友谊的价值,最后的结局出人意料,与前两本“帽子”书大异其趣,让人深深爱上这顶独特且令人深思的“帽子”。

http://www.qinzibooks.com/upload/9787533289690-1.jpg

http://www.qinzibooks.com/upload/9787533289690-2.jpg

http://www.qinzibooks.com/upload/9787533289690-3.jpg

http://www.qinzibooks.com/upload/9787533289690-4.jpg


 

作者简介


 

文 ·图/ 【美】乔恩·克拉森(Jon Klassen)

乔恩·克拉森,1981年出生于加拿大,目前定居美国加州洛杉矶市。他曾经为动画长片、音乐录像带和杂志书刊等绘图,是一位知名的插画家和设计师。他曾在梦工厂动画制片公司、莱卡动画公司工作,并为英国广播公司设计2010年在温哥华举办的冬季奥运会广告动画,赢得英国*大动画奖——影艺学院奖。 

2010年,他以Cats' Night Out荣获加拿大总督奖插画奖。2011年,他的首本自写自画的作品《我要把我的帽子找回来》,获得2012年苏斯博士奖银奖,荣登《纽约时报》畅销书榜。他也成为童书界*受瞩目的新星。《这不是我的帽子》分别于2013年、2014年获得有绘本界“奥斯卡奖”之称的凯迪克金奖和凯特?格林纳威大奖,包揽近20个奖项。由他绘图的《穿毛衣的小镇》获得2013年凯迪克银奖。2015年,他与麦克?巴内特合作的《山姆和大卫去挖洞》摘得凯迪克银奖。他成为自凯迪克奖创办以来只有一个同时拿下金、银牌双料殊荣的图画书创作者。
 

媒体评论

在“帽子”三部曲的收官之作中,克拉森又以他招牌式的冷面幽默讲述了一个和帽子有关的故事。三段式的叙述模式洋溢着西部的味道,灰粉色和棕色的色调描绘出沙漠中黄昏日落的景象。不过,宁静的背景下似乎透出一股即将临近的“背叛”气息。简洁的叙事、富有张力的情节、趣味盎然的细节会让这部新作备受读者钟爱。

——美国《书单》杂志

 

“帽子”三部曲的终结篇中,有粉丝们期待的冷面幽默,还有令人意外的温柔结局。当“帽子”系列的读者们期待一个反讽的结局时,《我们发现了一顶帽子》情节陡然转折,冲突融化在同理心和友情之中。从《我要把我的帽子找回来》中的熊,到《这不是我的帽子》里的大鱼,克拉森笔下的动物们显然在思维上已经进化了。这是个梦幻般带有忧郁色彩的故事,又有超现实的元素,为“帽子”系列带来一个与众不同、发人深思又讨人喜欢的结尾。

——美国《学校图书馆期刊》杂志

 

在克拉森的作品中,做决定的那一刻显得非常微妙,牵一发而动全身,且取决于谁被诱惑了,以及是否有旁观者。前两本帽子书中有共谋之下的威胁,而《我们发现了一顶帽子》以漫天繁星的优雅时刻结束整个故事。这三本书其实都有关“正义”,但“正义”并不总意味着同一样东西。

——美国《出版人周刊》杂志

 

乔恩·克拉森的图画书艺术非常简洁,甚至具有迷惑人的效果。在三本帽子书中,他的叙述愈加精简,精微的表达日益完善。单靠乌龟的眼神和他们头部的动作,就能展现一系列的内心活动,比如激动、诱惑、渴望、背叛、顿悟、满足……
——加拿大《笔与纸》书评网站

专家推荐 关于帽子的梦想远比帽子更珍贵

文/常立(童话作家、儿童文学研究生导师)

乔恩·克拉森从《我要把我的帽子找回来》到《这不是我的帽子》,再到这本《我们发现了一顶帽子》,用三个妙趣横生的故事上演了精彩的“帽子戏法”。

2015年丰子恺儿童图画书论坛上,他谈到:当一顶“帽子”被诟病故事的结局“残酷”时,他坚持保留了原有的“黑暗”结局,因为“故事只能是这样(结束)”。由此可见克拉森对故事本质和创作规律的高度尊重。那么“帽子”故事是怎样开始、发展和结束的。

故事怎样开始?

大熊想要找回自己的帽子,小鱼想要占有大鱼的帽子,两只乌龟想要拥有同一顶帽子,三个故事都是从人物产生了对帽子的欲求开始。在悲剧故事中,人物努力去实现合理的欲求却不可得;而在喜剧故事中,人物努力去实现的欲求却往往是不合理的。帽子就是这样不合理的欲求之物,“帽子对所有人来说都不是必需品,不管是对大熊还是大鱼而言,帽子不是生存所需要的东西,只不过他们太爱自己的帽子了”(克拉森语),正因为人物产生了这种不合理的欲求,帽子故事才得以发生。

故事怎样发展?

人物有了欲求,接下来要给人物实现欲求设置障碍。两只乌龟都想拥有帽子,可是帽子只有一顶的情境和彼此的友情是实现欲求的障碍——他们不想破坏彼此珍视的友谊。当然,角形纹乌龟比方形纹乌龟表现出对帽子更多的爱,他会怎么做呢?方形纹乌龟会怎么反应呢?友谊的小船会说翻就翻吗?故事就在读者期待和创设情节之间的差异中发展。而克拉森的作品,更经常在文字与图画的反差中发展。比如,方形纹乌龟问角形纹乌龟:“你在想什么?”角形纹乌龟答:“什么也没想。”果真如此吗?我们在图画中明明可以看见他正惦记着那顶帽子呢!(画面上只有他和帽子共同出现,何况还有他那双总是透露心思的眼睛!)读者不仅可以体验故事的可笑(或者可怕),还在真与假的辨析中享受到了智性的愉悦。

故事怎样结束?

故事首先在必然如此中结束。兔子和小鱼产生了不合理的欲求,偷了大熊和大鱼的帽子,一个面对大熊说了谎,一个始终自以为是。人物在特定的情境中为其行为承受后果,付出代价,这就是克拉森所说的“故事只能是这样”。而这一次的情境设定与前两次不同,角形纹乌龟需要打交道的不是冷漠的大熊和大鱼,而是好朋友方形纹乌龟;故事发生的环境也不是黑暗幽深的水草丛、弱肉强食的动物界,而是日落、星空和美梦。所以这一次以美好的“大团圆”结束,同样因为“故事只能是这样”。

其次,故事还在应该如此中结束。克拉森特有的极简省略手法仍然保持了故事的开放性——读者可以设想方形纹乌龟和角形纹乌龟同样渴望得到那顶帽子,但表现得更深藏不露,他一直在说谎,包括最后说的那个梦,毕竟一个睡着的人说“我已经睡着了,我梦到了一个梦”的事并不常见,还可以进一步设想当角形纹乌龟醒来时,方形纹乌龟和帽子一同消失了……

但就这个故事而言,这些设想是可疑的,尽管两只乌龟有着对帽子的欲求,但不难从故事中看出他们彼此间友情的羁绊。方形纹乌龟讲述的梦,完美地解决了故事设置的障碍——两只乌龟如何拥有一顶帽子?有什么东西可以被分享、共享而不会因此减损呢?不是帽子,而是故事、想象与梦。关于帽子的想象远比帽子更丰富(感谢方形纹乌龟),关于帽子的梦想远比帽子更珍贵(感谢克拉森)!

我想,和故事一样,爱也可以被分享、共享而不会减损自身——好吧,也许并非必然如此,但却应该如此。前后环衬的浩渺星空在画面上是相同的,但读完整个故事,我们看到的将是一个不同的星空,它包含了人类的想象,也包含了爱,永不止歇。

商品标签

购买过此商品的人还购买过

用户评论(共0条评论)

  •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总计 0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
用户名: 匿名用户
E-mail:
评价等级:
评论内容:
验证码: captcha
Powered by ECShop v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