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7025726 (咨询)/012-7013756 (售后)
当前位置: 首页 > 外国儿童文学 > 国际大奖小说·升级版——蒂莉阿姨的魔法箱

浏览历史

国际大奖小说·升级版——蒂莉阿姨的魔法箱

国际大奖小说·升级版——蒂莉阿姨的魔法箱

  • 商品货号:18675
    商品库存:有货
  • 定价:RM15.0
    书屋价:RM9.0 节省(40%)
    用户评价: comment rank 5
  • 商品总价:
  • 购买数量:

商品描述:

商品属性

基本信息


   
作者:(奥)彼得·赫尔德林
出版社:新蕾出版社
版 次:1
印刷时间:2011年04月01日
开 本:12k
纸 张:胶版纸
印 次:1
包 装:平装
是否套装:否
国际标准书号ISBN:9787530750605
丛书名:国际大奖小说·升级版

编辑推荐


    蒂莉阿姨有个神奇的“魔法箱”,她总能用它把自己装扮成巫婆或是美丽高贵的神秘女郎。大卫的同学和老师都非常欣赏蒂莉阿姨的表演,而且大家基至有些嫉妒他能有这样一位可爱的阿姨。一次意外使大卫受伤住院,蒂莉阿姨每天都带着“魔法箱”到医院照顾他,还冒充大卫的父亲写信鼓励和安慰他……彼德·赫尔德林的这本《蒂莉阿姨的魔法箱》描写细腻生动,它不但能带给孩子幸福,同时也能够指导家长如何教育孩子、如何贴近孩子的心灵。

 

 内容简介

    大卫的父亲在他出生后不久就被派往巴西工作了。由于母亲在剧院里整天都忙得四脚朝天,所以蒂莉阿姨就在这个时候走进了大卫家的生活。
    蒂莉阿姨有个神奇的“魔法箱”,她总能用它把自己装扮成巫婆或是美丽高贵的神秘女郎。大卫的同学和老师都非常欣赏蒂莉阿姨的表演,而且大家基至有些嫉妒他能有这样一位可爱的阿姨。
    父亲从巴西回来了,而且可以不必再回去了,但前提是蒂莉阿姨必须离开。父亲的要求令大卫左右为难。到底该如何选择呢?大卫最后的决定是否正确呢?《蒂莉阿姨的魔法箱》荣获德国青少年文学奖。
     《蒂莉阿姨的魔法箱》由彼德·赫尔德林所著。

 

目录


第一章  蒂莉阿姨不是真正的阿姨
第二章  一篇作文引起的麻烦
第三章  蒂莉阿姨登场演出
第四章  一次可怕的遭遇
第五章  美丽的女歌手
第六章  红灯时一切都变得昏暗了
第七章  一封比电报还快的信
第八章  葆拉的探望
第九章  拿破仑是个小个子
第十章  护理员内波穆克
第十一章  石膏终于拆除了
第十二章  陷入困境
第十三章  为蒂莉阿姨申诉
第十四章  父亲的第一封信



前  言

一辈子的书
亲近文学一个希望优秀的人,是应该亲近文学的。亲近文学的方式当然就是阅读。阅读那些经典和杰作,在故事和语言间得到和世俗不一样的气息
,优雅的心情和感觉在这同时也就滋生出来;还有很多的智慧和见解,是你在受教育的课堂上和别的书里难以如此生动和有趣地看见的。慢慢地,
慢慢地,这阅读就使你有了格调,有了不平庸的眼睛。其实谁不知道,十有八九你是不可能成为一个文学家的,而是当了电脑工程师、建筑设计师
……可是亲近文学怎么就是为了要成为文学家,成为一个写小说的人呢?文学是抚摸所有人的灵魂的,如果真有一种叫作“灵魂”的东西的话。文学是
这样的一盏灯,只要你亲近过它,那么不管你是在怎样的境遇里,每天从事怎样的职业和怎样地操持,是设计房子还是打制家具,它都会无声无息
地照亮你,使你可能为一个城市、一个家庭的房间又添置了经典,添置了可以供世代的人去欣赏和享受的关,而不是才过了几年,人们已经在说,
哎哟,好难看呕!谁会不想要这样的一盏灯呢?
阅读优秀文学是很丰富的,各种各样。但是它又的确分成优秀和平庸。我们哪怕可以活上三百岁,有很充裕的时间,还是有理由只阅读优秀的,而
拒绝平庸的。所以一代一代年长的人总是劝说年轻的人:“阅读经典!”这是他们的前人告诉他们的,他们也有了深切的体会,所以再来告诉他们的
后代。
这是人类的生命关怀。
美国诗人惠特曼有一首诗:《有一个孩子向前走去》。诗里说: 有一个孩子每天向前走去,他看见最初的东西,他就变成那东西,
那东西就变成了他的一部分……如果是早开的紫丁香,那么它会变成这个孩子的一部分;如果是杂乱的野草,那么它也会变成这个孩子的一部分。
我们都想看见一个孩子一步步地走进经典里去,走进优秀。
优秀和经典的书,不是只有那些很久年代以前的才是,只是安徒生,只是托尔斯泰,只是鲁迅;当代也有不少。只不过是我们不知道,所以没有告
诉你;你的父母不知道,所以没有告诉你;你的老师可能也不知道,所以也没有告诉你。我们都已经看见了这种“不知道”所造成的阅读的稀少了。
我们很焦急,所以我们总是非常热心地对你们说,它们在哪里,是什么书名,在哪儿可以买到。我就好想为你们开一张大书单,可以供你们去寻找
、得到。像英国作家斯蒂文生写的那个李利一样,每天快要天黑的时候,他就拿着提灯和梯子走过来,在每一家的门口,把街灯点亮。我们也想当
一个点灯的人,让你们在光亮中可以看见,看见那一本本被奇特地写出来的书,夜晚梦见里面的故事,白天的时候也必然想起和流连。一个孩子一
天天地向前走去,长大了,很有知识,很有技能,还善良和有诗意,语言斯文……同样是长大,那会多么不一样!
自己的书优秀的文学书,也有不同。有很多是写给成年人的,也有专门写给孩子和青少年的。专门为孩子和青少年写文学书,不是从古就有的,而
是历史不长。可是已经写出来的足以称得上琳琅和灿烂了。它可以算作是这二三百年来我们的文学里最值得炫耀的事情之一,几乎任何一本统计世
纪文学成就的大书里都不会忘记写上这一笔,而且写上一个个具体的灿烂书名。
它们是我们自己的书。合乎年纪,合乎趣味,快活地笑或是严肃地思考,都是立在敬重我们生命的角度,不假冒天真,也不故意深刻。
它们是长大的人一生忘记不了的书,长大以后,他们才知道,原来这样的书,这些书里的故事和美妙,在长大之后读的文学书里再难遇见,可是因
为他们读过了,所以没有遗憾。他们会这样劝说:“读一读吧,要不会遗感的。”我们不要像安徒生写的那棵小枞树,老急着长大,老以为自己已经
长大,不理睬照射它的那么温暖的太阳光和充分的新鲜空气,连飞翔过去的小鸟,和早晨与晚间飘过去的红云也一点儿都不感兴趣,老想着我长大
了,我长大了。
“请你跟我们一道享受你的生活吧!”太阳光说。
“请你在自由中享受你新鲜的青春吧!”空气说。
“请你尽情地阅读属于你的年龄的文学书吧!”梅子涵说。
现在的这些“国际大奖小说”就是这样的书。
它们真是非常好,读完了,放进你自己的书架,你永远也不会抽离的。
很多年后,你当父亲、母亲了,你会对儿子、女儿说:“读一读它们,我的孩子!”你还会当爷爷、奶奶、外公和外婆,你会对孙辈们说:“读一读
它们吧,我都珍藏了一辈子了!” 一辈子的书。

 

在线试读部分章节

蒂莉阿姨不是真正的阿姨其实,准确地说,蒂莉阿姨并不是真正的阿姨,也不愿意别人叫她阿姨,但母亲却坚持让这么叫。蒂莉阿姨只能是阿姨,而不能是别的什么。

    至少对大卫是这样,尽管蒂莉真的不是他的阿姨。
    母亲在这种事情上特别固执。她不许大卫管她叫妈妈或者妈咪或者阿妈或者伊尔莎,尽管所有这些称呼都是正确的。有一次,他只是出于高兴叫了母亲一声妈咪,她就立即跳了起来,并警告他说,如果他再这么叫的话,她就会因生气而铁青个脸,而且永远那样下去。大卫当然不想有一个铁青着脸的母亲。
    蒂莉阿姨也是因为大卫才搬到他家来的,但他已经完全不记得了。因为这一切都是在他婴儿时代发生的事情。父亲在国外主持一项大型工程项目,要在南美修建一座水坝,每半年才能回家一次,而且只能住三周。等他走了以后,母亲就会说,现在该轮到她休假了。
     大卫出生后不久,父亲又走了。母亲忙得几乎到了四脚朝天的地步。
    她必须为歌剧院新一轮演出缝制服装,还要照顾尚在襁褓中的大卫。母亲为此问过很多人,但她们都没有时间,或者都表示没有时间。就在这个紧急时刻,母亲想起了她过去认识的一个笔友:蒂莉阿姨。其实她完整的姓名是奥戴莉·韦威尔卡。
    母亲的母亲,也就是外婆,1945年时,和还是“纯情少女”的蒂莉,从捷克的布鲁诺被赶了出来。那时外婆和蒂莉阿姨在一起共患难过一段时间。她们一起生活、学习和唱歌。
    外婆死后,母亲仍然和蒂莉阿姨保持了一段通信联系。现在,她求蒂莉阿姨至少暂时到法兰克福来住一段时间。开始时,蒂莉阿姨还有些不乐意:“植物要是老了,就不能随随便便移植花盆了!”但后来她还是答应了。算起来,这都是十二年前的事情了。
    现在,蒂莉阿姨不再埋怨了。“老植物”在新花盆里感觉良好。她住在走廊尽头的一个大房间里,她觉得,房间里最重要的东西就是床和钢琴。她躺在床上唱歌,但在钢琴旁却不唱。她说,一边弹钢琴一边唱歌,这会使约翰内斯,就是她的那只虎皮鹦鹉受不了的。这些年来,这只鹦鹉的音乐素养提高得很快,只要你唱错一个音,它就会唧唧地叫起来。
    蒂莉阿姨在房间的四扇窗子上都挂了特别漂亮的窗帘。看上去,它们就像舞台上的幕布,拉开和关闭时,还发出沙沙的响声。
    蒂莉阿姨老是不断变换自己的形象。有一次来吃早饭时,她变成了一个特别年轻的小姑娘,染红的头发,超短的裙子。她还特别让母亲和大卫注意她的大腿:“你们看这儿!有这两条腿,我可以参加任何一场时装表演。”有时她又扮成流浪女,拖到脚腕子的深色长裙,满脸的皱纹,一缕灰发垂在额头上。
     母亲不喜欢这种把戏。“你知道吗,蒂莉,你这个滑稽的样子我无法接受。”可这却丝毫不能影响蒂莉阿姨的兴致:“你们俩所做的一切,如果我都能接受,那我早就把我的宽容之心吃掉了。”装扮成另外一个样子,这对蒂莉阿姨是一种享受。完全进入角色以后,她会兴奋地称自己是个狂人。
    她唱歌的场所早已不在舞台上,而是在舞台的侧下方,那个叫提词暗室的小屋里面。那是用来为忘记台词的男女演员做提示的。
     母亲知道,蒂莉阿姨当提词员不仅备受赞赏,而且声名远播。
    蒂莉阿姨是个有争议的人物,但这正是她所希望的。父亲逃到遥远的地方去,她也并不是完全没有责任的。这个想法,有时也在大卫的脑子里闪过。但他永远也不会说出去,否则,蒂莉阿姨会大发雷霆的。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父亲一回到家,老是和蒂莉阿姨发生争执。父亲叹气说,她就是骚乱的化身。在客厅里,父亲感觉很不舒服,因为她在墙壁上贴满了戏剧招贴画和印有男女歌星的可怕图片。而大卫却觉得这个“舞台装饰”很不错。
    今天好像有什么不大对头。“你母亲在房间里跑来跑去,就像一只快要进汤锅的母鸡。”蒂莉阿姨说。
    刚刚放学回来的大卫,思想还停留在学校里,但觉得蒂莉阿姨这种比喻实在是太粗俗了。
    大卫知道,蒂莉阿姨这几天在剧院没事干。她一轻松下来,总是显得有些百无聊赖。她穿着一件银光闪闪的晨袍,缩在厨房的椅子上。晨袍太大了,罩在身上,就像是一顶小帐篷。她的脸用面膜涂了一个白色的“面具”,露在外面的两只眼睛闪着绿色的光芒。她把头发梳成了一个发髻,就像是帽子上的绒球。
    母亲站在灶旁烧午饭,向蒂莉阿姨抛过来一个疑惑的目光,或者是试探的目光。大卫一边在餐桌上摆放餐具,一边暗暗地观察着。然后他坐下来,等着母亲把锅从灶台拿下来放到餐桌上,好给大家的盘子里分蔬菜和土豆。
     蒂莉阿姨把盘中的一块肉推向一边。“今天是我的素食日。”她嘟囔着。
    母亲坐直了身体,把刀叉放在盘子旁边,嘴里咀嚼着,尽管她什么都没有吃。然后,她终于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我必须请你们俩单独生活两个礼拜。”“什么?”大卫惊讶地问。
     “原来如此。”蒂莉阿姨说。
     “对。”母亲点头道。
     “为什么?”蒂莉阿姨问。
     大卫不知说什么好,所以也重复这个问题:“为什么?”蒂莉阿姨尖刻地说:“难道你是我的回声?” “我要和剧院一起去巴黎巡回演出。”母亲轻声说,似乎有些担忧。
     “那我呢?”蒂莉阿姨不满地问,似乎要消失在她的银色帐篷里。“难道让我把休闲的日子浪费在这孩子身上?” 大卫眼睛盯着盘子里的蔬菜说:“你太卑鄙了,蒂莉阿姨。”P1-7

书摘与插画





插图

插图

插图

插图

插图

插图

商品标签

购买过此商品的人还购买过

用户评论(共0条评论)

  •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总计 0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
用户名: 匿名用户
E-mail:
评价等级:
评论内容:
验证码: captcha
Powered by ECShop v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