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7025726 (咨询)/012-7013756 (售后)
当前位置: 首页 > 外国儿童文学 > 忠犬八公 /(西)路易斯·普拉茨

浏览历史

忠犬八公 /(西)路易斯·普拉茨

忠犬八公 /(西)路易斯·普拉茨

  • 商品货号:18806
    商品库存:有货
  • 定价:RM29.8
    书屋价:RM17.9 节省(40%)
    用户评价: comment rank 5
  • 商品总价:
  • 购买数量:

商品描述:

商品属性

基本信息


作者:著者:(西)路易斯·普拉茨 绘者:(西)苏珊娜·塞莱伊 译者:轩乐
出版社: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版 次:1
印刷时间:2016年11月01日
开 本:32开
纸 张:胶版纸
印 次:1
包 装:平装-胶订
是否套装:否
国际标准书号ISBN:9787549589111

编辑推荐


.2016年德国国际青少年图书馆白乌鸦奖获奖作品,2015年初版前即获西班牙巴塞罗那*重要的儿童文学奖项约瑟夫·M.福尔奇·伊·托雷斯儿童文学奖。

.以忠犬八公的故事为原型的电影《忠犬八公物语》(1987,日本)和《忠犬八公的故事》(2009,美国)感动了无数人。

.1994年日本文化广播网播放了一段修复的录音带,录音带中正是八公的吠声。在八公去世59年之后,上百万人再次收听了它的声音。

.爱,在静默的时光中涌流不息。八公沉默的等待,在我们心中轰然作响——它尽其一生,感恩哪怕*短暂的相伴。


 内容简介

  《忠犬八公》是广西师大出版社魔法象故事森林推出的作品之一。

  秋田犬八公每天早上陪伴主人上野教授去涩谷火车站,傍晚又准时在车站迎候主人回家。周末,他们还一起到公园散步。然而这样的幸福生活仅仅持续了一年半,上野教授因病猝然离世。而八公,依然日日等待,在二月的雪、十一月的风和四月的雨中,一等就是十年。有些灵魂,就是那么地执拗,一定要自己走完全程,哪怕是*艰辛的路。
 

作者简介


  著者:路易斯·普拉茨(LluísPrats)
路易斯·普拉茨,1966年生于西班牙塔拉萨。曾于西班牙巴塞罗那自治大学及赫罗纳大学学习艺术史和考古学,之后多年致力学术研究及教学工作。曾任中小学教师、艺术图书编辑,也曾在美国加州洛杉矶担任过电影制片人。著有散文集《教育电影》、历史小说《斯巴达耳环》,以及其他艺术类图书、儿童小说数十种,并被翻译成多种语言出版。
绘者:苏珊娜·塞莱伊(ZuzannaCelej)
苏珊娜·塞莱伊,1982年生于波兰罗兹。自幼生活在西班牙。毕业于西班牙巴塞罗那大学摄影及版画专业,之后又在艺术设计学校学习插画。作品曾在西班牙、法国、英国、波兰和美国展出。凭借图画书《在我的想象中》,获得了2013年美国月光童书奖*绘者金奖。
译者:轩乐

  著者:路易斯·普拉茨(LluísPrats

  路易斯·普拉茨,1966年生于西班牙塔拉萨。曾于西班牙巴塞罗那自治大学及赫罗纳大学学习艺术史和考古学,之后多年致力学术研究及教学工作。曾任中小学教师、艺术图书编辑,也曾在美国加州洛杉矶担任过电影制片人。著有散文集《教育电影》、历史小说《斯巴达耳环》,以及其他艺术类图书、儿童小说数十种,并被翻译成多种语言出版。

  绘者:苏珊娜·塞莱伊(ZuzannaCelej

  苏珊娜·塞莱伊,1982年生于波兰罗兹。自幼生活在西班牙。毕业于西班牙巴塞罗那大学摄影及版画专业,之后又在艺术设计学校学习插画。作品曾在西班牙、法国、英国、波兰和美国展出。凭借图画书《在我的想象中》,获得了2013年美国月光童书奖*绘者金奖。

  译者:轩乐

  轩乐,毕业于北京大学西葡语系,曾任电视台编辑,现居西班牙格拉纳达。译作有加西亚·马尔克斯的《族长的秋天》《苦妓回忆录》,弗朗西斯科·翁布拉尔的《粉红野兽》等。

目录


第一部分
一九二四年至一九二五年
第一章 东京,涩谷区 一九二四年一月
第二章 东京,涩谷区 一九二四年一月
第三章 东京,涩谷区 一九二四年一月
第四章 东京,涩谷区 一九二四年三月
第五章 东京,代代木公园 一九二四年四月
第六章 相模湾,镰仓海滩 一九二四年七月
第七章 东京,东京大学 一九二五年五月

第二部分
一九二五年至一九三五年
第八章 东京,涩谷站 一九二五年六月
第九章 东京,涩谷区 一九二五年九月



前  言  

三十年前,我第一次看到忠犬八公的故事。那时,我大概二十岁。那个年代还没有网络,当然也没有以书中这只忠心耿耿的日本小狗八公为原型拍摄的电影。八公的故事直到理查·基尔主演的好莱坞大片上映后,才人尽皆知。而三十年前,八公的故事尚未流传起来,但就在那时,它已经深深地打动了我。回想起来,我好像是看了一本很旧的日本杂志,上面有几幅黑白照片,还有一篇讲述八公在东京涩谷车站等待主人十年的短文。故事让我动容,它是真实的,而且发生在二战之前的传统日本社会。
十年前,我刚开始为孩子写作时,我就想,忠犬八公的故事是一个不错的题材。但是,我迟迟未落笔,直到两三年前才又想到这个故事。于是我开始搜集资料,反复地观看以八公的故事为原型拍摄的两部电影。一遍、两遍、三遍、四遍……我一边做功课,一边构思如何写作这个悲伤而美丽的故事。我当时想,这将是一本充满诗意的书。倒不是因为为孩子而写才要饱含诗意,而是因为这个故事本身就诗意、动人,我要做的,只是为它寻找合适的词汇。

  这时,我十岁左右时读过的一本小书给了我灵感。这本小书的作者是西班牙人胡安·拉蒙·希梅内斯(JuanRamónJiménez1881~1958),他于1956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他创作的《小银和我》讲述了一头小毛驴的故事,诗意盎然、明媚亮灿。我一遍又一遍地读《小银和我》,试图抓住字里行间的神韵。就这样,我徜徉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神奇多彩的传统日本社会,开始写作这本《忠犬八公》,将八公的故事呈现在你们面前。

  这个故事是历史的、纪实的,所以在写作之前,我早已成竹在胸。或许正因如此,这是我完成最快的一部作品——仅仅用了两三个月的时间。从一开始,我就很清楚,故事的风格应当直接、明了,不稚嫩也不艰涩,就像小河流水,自然而然。之后的数月里,我继续打磨故事。那个让人心碎的结尾,我把它放在了最后完成。故事中有几个人物是我创造出来的,但上野教授和他的家庭成员、积医生等人物的塑造都是基于真实故事。其余人物,比如上野教授的邻居们、火车站的工作人员、过往乘客等,则作为八公的家人,共同推进这个故事。

  这部小说在2014年荣获了巴塞罗那最重要的童书奖项“约瑟夫M.福尔奇·伊·托雷斯儿童文学奖”,2015年出版后取得了更大的成功,远远超出了我创作这个故事时对它的期待。这实在是一个惊喜,一个美好的惊喜。

  人们都知道忠犬八公和它的主人最终没能重聚。但令我高兴的是,20153月,在八公去世八十年后,东京大学立起了一座八公和上野英三郎教授在一起的崭新塑像,这只日本最有名的狗终于在近一个世纪的分离后与它最爱的主人重聚了。这座新塑像就位于上野教授曾任教的东京大学农学系校区,现已向公众开放。现在,塑像周围满是鲜花和写满祝福的卡片。

  我和此书绘者的共同目标是,尽可能忠实地书写和绘画这个故事,努力保藏、丰富而脆弱的日本传统文化,以及我们所知道和热爱的整个东方世界的文化。

  我希望这部短短的小说,能像当初感动还是个孩子的我那样,感动我的中国读者们。请不要忘记八十年前发生的一切。如果你忍不住流下眼泪,也请不要忘记,并非所有眼泪都是苦涩的,这世上还有为幸福和爱而流淌的眼泪。我希望,你们的眼泪,是后者。

                                                                                                             你们真诚的朋友

                                                                                                             路易斯·普拉茨

在线试读部分章节  

第一章东京,涩谷区一九二四年一月
一列老火车慵懒地鸣响汽笛,宣告自己就要离开涩谷站向南行驶。几秒钟后,羽冠般的烟气在整个街区弥漫开来,染脏了东京蔚蓝的天空。这会儿,和每天一样,上野英三郎教授打开了面向河流的厨房窗户,看到杏树在微笑,阳光把它初生的芽染上了金色,他高兴地翘起了嘴角。
“这会是个不寻常的春天啊。”他自言自语着,把茶壶放在了火炉上。
温润的水汽从楼上漫下来。他的妻子上野夫人正在沐浴,她和他们美丽的女儿千鹤子十几分钟后就会下来吃早饭。上野教授在椅子上坐下,不一会儿,茶壶像刚才离开涩谷站南去的火车那样叫出了声。他站起身,神情庄重地摆好茶具。
“嗯……”他把茶倒出来,闻着茶香,接着,茶水便顺着他的喉咙滑了下去。细品片刻芬芳之后,他打开《读卖新闻》,浏览了一下新闻标题。再过一会儿,他就会去车站,登上开往东京市文京区的火车,到东京大学给学生上课。
他看了看彩色日历,它就挂在二十三年前他与妻子结婚时澪田叔叔送的版画旁,这一天是星期三。这时,一阵木屐声传来,上野夫人走进厨房,轻声说:“今天下午回家时,别忘了把狗接回来,女儿等着它今天来呢。”
“啊,是啊,狗……”他应着,其实早已忘了几星期前他们为千鹤子订了一只秋田犬,“今天晚上就到,是吗?”
“是,今天下午应该就会到车站办公室了。”
“今天我有三角学的课,”上野教授折起报纸说,“可能会耽搁一会儿,但是我会接它的。”
“最重要的是不要忘记了,”上野夫人举起一根手指强调道,“不然会让千鹤子失望的。知道了吧?”
“好,我不会忘的,八重女士,”上野教授嘟囔道,对于秋田犬的事,他已经有点儿不耐烦了,“我严肃地向你保证。但不管怎样,可别忘了,它只是只动物,而不是天皇陛下。”
“我知道,上野教授,”上野夫人说,“但是你答应过女儿啊。”
“好的,好的,”他回应道,一心只想赶快走掉,好避免一大早的家庭大战,“我不会忘的。”
说着,他把帽子用力扣在了谢了顶的脑袋上。然后拿起雨伞、公文包和《农业中的三角学应用》的讲义,向妻子道了声“下午见”便离开了。

  第一章东京,涩谷区一九二四年一月

  一列老火车慵懒地鸣响汽笛,宣告自己就要离开涩谷站向南行驶。几秒钟后,羽冠般的烟气在整个街区弥漫开来,染脏了东京蔚蓝的天空。这会儿,和每天一样,上野英三郎教授打开了面向河流的厨房窗户,看到杏树在微笑,阳光把它初生的芽染上了金色,他高兴地翘起了嘴角。

  “这会是个不寻常的春天啊。”他自言自语着,把茶壶放在了火炉上。

  温润的水汽从楼上漫下来。他的妻子上野夫人正在沐浴,她和他们美丽的女儿千鹤子十几分钟后就会下来吃早饭。上野教授在椅子上坐下,不一会儿,茶壶像刚才离开涩谷站南去的火车那样叫出了声。他站起身,神情庄重地摆好茶具。

  “嗯……”他把茶倒出来,闻着茶香,接着,茶水便顺着他的喉咙滑了下去。细品片刻芬芳之后,他打开《读卖新闻》,浏览了一下新闻标题。再过一会儿,他就会去车站,登上开往东京市文京区的火车,到东京大学给学生上课。

  他看了看彩色日历,它就挂在二十三年前他与妻子结婚时澪田叔叔送的版画旁,这一天是星期三。这时,一阵木屐声传来,上野夫人走进厨房,轻声说:“今天下午回家时,别忘了把狗接回来,女儿等着它今天来呢。”

  “啊,是啊,狗……”他应着,其实早已忘了几星期前他们为千鹤子订了一只秋田犬,“今天晚上就到,是吗?”

  “是,今天下午应该就会到车站办公室了。”

  “今天我有三角学的课,”上野教授折起报纸说,“可能会耽搁一会儿,但是我会接它的。”

  “最重要的是不要忘记了,”上野夫人举起一根手指强调道,“不然会让千鹤子失望的。知道了吧?”

  “好,我不会忘的,八重女士,”上野教授嘟囔道,对于秋田犬的事,他已经有点儿不耐烦了,“我严肃地向你保证。但不管怎样,可别忘了,它只是只动物,而不是天皇陛下。”

  “我知道,上野教授,”上野夫人说,“但是你答应过女儿啊。”

  “好的,好的,”他回应道,一心只想赶快走掉,好避免一大早的家庭大战,“我不会忘的。”

  说着,他把帽子用力扣在了谢了顶的脑袋上。然后拿起雨伞、公文包和《农业中的三角学应用》的讲义,向妻子道了声“下午见”便离开了。

  迈出家门时,他恭敬地祈求先祖赐予他美好的一天,尽管他也许并不需要祈求,因为这一天非常明媚。
 

书摘与插画





插图

插图

插图

插图

插图

商品标签

用户评论(共0条评论)

  •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总计 0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
用户名: 匿名用户
E-mail:
评价等级:
评论内容:
验证码: captcha
Powered by ECShop v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