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7025726 (咨询)/012-7013756 (售后)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装绘本 > 寻找鲁冰花 /彭懿

浏览历史

寻找鲁冰花 /彭懿

寻找鲁冰花 /彭懿

  • 商品货号:18880
    商品库存:有货
  • 定价:RM38.0
    书屋价:RM22.8 节省(40%)
    用户评价: comment rank 5
  • 商品总价:
  • 购买数量:

商品描述:

商品属性

基本信息


作者:彭懿
出版社:连环画出版社
版 次:1
印刷时间:2017年02月01日
开 本:大16开
纸 张:铜版纸
印 次:1
包 装:精装
国际标准书号ISBN:9787505633223

编辑推荐


抒情唯美摄影绘本!

一段痛并快乐的寻找之旅

一次摄人心魄的美丽相遇

一种心灵归处的深情呼唤

绘本大咖彭懿老师屡次远赴新西兰,为你带回童话般的灿烂花海!

蒲蒲兰首部原创“故事类摄影绘本”,带给你不一样的视觉盛宴。
 

内容简介

故事中,一位摄影师听到世界上有一种很美丽的花,叫鲁冰花。很想去寻找。这年春天,他独自一人背起行囊,开启了一段神奇的追寻鲁冰花之旅。在大山里,找啊找啊!去过栈桥、趟过溪流、翻过雪山、穿过彩虹山谷……摄影师的诚心打动了鲁冰花的花妖,他接受花妖的引导,不仅游离了美丽的童话仙境,更见到了*美丽的鲁冰花……

 

作者简介


“50后”,现居上海。毕业于古老刻板的昆虫学专业,却天马行空地写了几十年幻想小说。除了写书,还拍照,曾被形容为“如果写作是彭懿的右手,那摄影就是他的左手”。


前  言

后 记

如果这本图画书允许我写献辞,我想,我至少要献给一个人。就是我的挚友、马来西亚的张绪庄。他是一个寡言少语、内心极其细腻、脾气好到几乎没有脾气的男人。正是他,朝夕相随,忍受我作为一个创作者近乎癫狂地对完美与极致的追求,在新西兰为我开了整整两个月的车。有一天黄昏,我突然想拍河谷的星空,他二话不说就为我开了九十公里的山路……如果你以为他是我雇来的司机,那可就大错特错了!其实,他是来度假的。而且他不是一个人,是一家人,大女儿六岁,两个双胞胎小女儿才两岁半。可他是一个爱家爱到寸步不能离的男人,走到哪里,就把家人带到哪里。所以我拍一个通宵的星空,他们一家人就在车里蜷缩着身子睡上一个通宵;我在峡谷里发现了一片鲁冰花,说要住下,他们一家人就跟着我一起住进了一间小到不能再小的“牧羊人小屋”里,一住就是无限期……事后想想,他们一家人没有被我折磨崩溃,也真是一个不小的奇迹呢!我也曾开玩笑似的问过他:“不会后悔吧?”他脸上挂着一种恨不能马上就开车再次出发的表情,痛快地回答说:“快乐!这是我们一家人度过的最快乐的假期了,因为我们见证了一本美丽图画书的诞生!”哦,对了,我忘记说了,他和他的夫人张秀玲,是马来西亚最热衷推广图画书阅读的夫妇了。

这本图画书中所有的照片,都是在新西兰拍摄的。

2014年和2015年的整个春天,我都是在新西兰度过的。当然,我说的是新西兰的春天,我们这边是秋天。在这两年里,我成了一个寻找鲁冰花的人,先后寻找了两个月。我敢保证,即便是在新西兰,我也是发现成片鲁冰花最多的人。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我认识一位新西兰本土的摄影师,只要我在微信上发出几张鲁冰花的照片,不出十分钟,他就会急不可耐地追问我:“这片鲁冰花在哪里?”

不过,可能是看了太多的鲁冰花,我也有了严重的后遗症——直到现在,只要我一闭上眼睛,眼前晃动的全是五颜六色的浩瀚花海。

知道鲁冰花最难拍的是什么吗?它们永远都不会安安静静地站在那里,永远都在剧烈地摇晃。新西兰靠近南极洲,春天几乎天天狂风大作,从早到晚刮个不停。我只能守候在鲁冰花的面前,忍受日晒虫咬,等待一阵风吹过而下一阵风还未到来的那个间隙。那个间隙非常短,短到通常只有一秒钟,所以,有时我一等就是五六个小时,甚至是一天,最后回看,还有可能全拍虚了。

拍鲁冰花的辛苦远不及鲁冰花带给我的感动。鲁冰花美丽动人,却坚毅顽强。如果不去拍它们,我真的不知道,名字这么好听的鲁冰花一点都不娇嫩。它们生长在最荒凉、最艰苦卓绝的地方,可能一生都没有人瞥它们一眼,可它们依然尽情地盛开,而且盛开得那么灿烂。

 

《寻找鲁冰花》拍摄散记

——彭 懿

说到鲁冰花,几乎没有人不知道,可以说是耳熟能详。

耳熟能详到什么程度呢?耳熟能详到你都记不起来是怎么知道的,记不起来第一次是在哪里听到的。

可是,你曾经亲眼看到过鲁冰花吗?

我喜欢鲁冰花,还是因为它们的美丽。它们与别的花不同,哪怕仅仅是一小片,也是五颜六色的,几乎每一朵的颜色都不一样。姹紫嫣红这四个字,好像生来就是专门用来形容它们的。

你或许会说,我们身边也有许多姹紫嫣红的花,比如……

鲁冰花不在我们的身边。

它们无人呵护,远离人烟,一点都不娇嫩,长在荒无人迹的高山上,长在湖边的石头缝里,长在其他一切植物难以生长的酸性土壤里,日晒雨淋,与狂风相伴,还要忍受极度严寒……

看,它们在狂风中依然是这个样子!

它们长在石头堆里,浸泡在溪水中。

如果在日出和日落时候,也就是光线最生动的那一刻,你凑巧站在了一片无边无际的鲁冰花花海面前,你一定会发出这样的惊叹:“难道是上帝打翻了他的调色盘?”

是的,鲁冰花是大自然最美丽的一种馈赠。

接下来,介绍一下我的团队。

团队?你还有团队?

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这么一部备受瞩目的“巨作”,一拍就是两年,又全程在人生地不熟的“中土世界”新西兰拍摄,背后当然要有一个超豪华的顶级制作团队了。

我的团队成员如下:

张绪庄(三十七岁),我的领队兼司机。他年轻时,曾在新西兰摘过一年的草莓、葡萄和奇异果。

张秀玲(年龄……反正很年轻就对了),我的总制片人。她的起司煎蛋,是我吃过的世界上最好吃的起司煎蛋——因为我以前只吃过番茄炒蛋。

张心乐(第一年去时五岁,第二年去时六岁),一个安安静静的美少女,她每天思考的唯一一件事,就是如何做一个安安静静的美少女。

张心同、张心言(双胞胎姐妹,第一年去时一岁半,第二年去时两岁半),著名rap歌手,清脆童声,加上吐字不清,不红都难,两个人总是突如其来地为我们奉献一场咿咿呀呀的音乐会,互相飚歌,一唱起来就不肯停下,也不管她们的歌迷爱听不爱听。

张绪庄的脸被挡住了?双胞胎姐妹没看镜头?好,我再找一张清楚的!

既然是我的团队,我们当然是天天紧紧地黏在一起啦!不过,我拍鲁冰花时,因为要翻山越岭走很远的路,所以他们一般是等在路口。天气晴朗,他们一家人就搭起一顶帐篷晒晒太阳或是野餐;阴天下雨,他们一家人就坐在车里大声地朗读图画书,一般是读《猜猜我有多爱你》……日子过得既浪漫、悠闲又殷实,让人羡慕。

只是——要命的就是这个“只是”,我一般一去最短五个小时,最长有一次是八个小时,一顿野餐吃上八个小时……算了,还是哭吧!

还有一位,是我的摄影助理。名字——应对方要求我就匿名吧。

“嗨,能回头看我一眼吗?”

“山在前边……”

好吧!

第一年春天,我来早了,湖边的鲁冰花只是零零星星地开了几朵。

第二年春天,我掐准了日期,来得正是时候,鲁冰花花开得艳丽无比。

为了拍到最美的画面,不管是遇到大河还是小溪,我从来不会犹豫半秒钟,就是两个字:下水!

不下水,又怎么能拍到美丽的画面?

当然,我每次都是走得小心翼翼。

因为要是不小心摔倒,相机掉到水里就完了。

可是有一天,当我赤脚走进一条冰凉刺骨的小溪时,意外还是发生了。

我刚架好三脚架,回头看了一眼太阳,等我转过身来时,我的尼康D800连同三脚架已经一头栽到了溪边的烂泥地里。

我悲壮地发出一声惨叫,扑上去把它捡了起来,一看,液晶显示屏上一片雪白,它就这么走了,当场阵亡。还有八天的追花之旅,还有暗夜星空和璀璨的银河在等着我……一个摄影师没有了相机,就好比野兔没有了牙齿,就好比白天变成了黑夜,我是神智不清了,可是你说,我的神智能清吗?

我躺在地上,想死的心都有了。求心理阴影面积!

有哪位过路的好心人带铲子了?行行好,把我埋在鲁冰花的下边吧,对了,请务必选一丛年轻美貌的。

相机应该是进水了!

我抱着它,坐在“牧羊人小屋”的门廊上,晒了整整一个下午的太阳(其实不是晒,应该叫灸烤)。没有人安慰我,只有一只没有母亲的小山羊用嘶哑的嗓子咩咩地叫着,叫得我心碎了一地。

可是我没想到,到了黄昏,奇迹居然发生了。相机又活了过来!

知道那一刹那我的心情是什么吗?就是想飞!

路遇一片连绵数十公里的鲁冰花河谷,美得让人不敢相信,以为是到了天堂。当即决定不走了,逼着张绪庄漫山遍野地找住处,最后找到一座小小的“牧羊人小屋”住了下来。

六天里,烈日下、大雨中,披星戴月地拍遍了整条河谷。最后,如果不是花妖们齐声哀求“求求你快走吧,我们快要被你拍疯了”,我还不舍得离去。

一抹夕阳突然映红了远山,赶紧连拍了十几张,还以为拍到了绝美大片。

可回来放大细细一看,不知是被泛滥的河水浸泡过还是什么原因,花不是折断了,就是已经枯萎烂掉了。

这个夜晚,注定是一个沮丧的夜晚。

谁也不要惹我!

透露一个小小的秘密。有时,我会趁人不备,偷偷地翻过栅栏或是铁丝网,溜进去拍鲁冰花。

嘿嘿,其实方圆数十里根本就没有人,这些栅栏和铁丝网,是为了防止牛和羊跑出来。

不溜进去,我不就永远与这样的美景错过了吗?

我会悔恨终生的!

这片一眼望不到尽头的鲁冰花,就在路边的一个斜坡上。我头一次从它身边经过时,它矮矮的,我还以为是一片绿色的牧草。可二十天一过,当我再次从它身边经过时,它已经开成了一片烂漫如晚霞般的花海,有齐膝那么高了。

为了能拍到一个夕阳透过花海的镜头,我足足等了五天。

阴天,下雨,阴天,下雨……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最后一天,我终于等来了一个美轮美奂的黄昏。

当看到一朵朵鲁冰花被瑰丽无比的夕阳映照成一个个透明、欢快起舞的小精灵时,我的心真的是颤抖了,真的是快要流泪了。

那天晚上,天很黑很黑了我才离去。

我用谁也听不见的声音,对它们悄悄地说了一声:“再见!”

鲁冰花的花期没有想象得那么长,只灿烂那么十来天。有时,上面的花还没开完,下边就已经开始结荚了。

到时,这些荚里的种子就会成熟,就会随风飘去,落到地上。

第二年的春天,就又会开出新的鲁冰花……

 

书摘与插画





插图

插图

插图

插图

插图

商品标签

购买过此商品的人还购买过

用户评论(共0条评论)

  •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总计 0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
用户名: 匿名用户
E-mail:
评价等级:
评论内容:
验证码: captcha
Powered by ECShop v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