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7025726 (咨询)/012-7013756 (售后)
当前位置: 首页 > 外国儿童文学 > 战马 /〔英〕迈克尔·莫波格 

浏览历史

战马 /〔英〕迈克尔·莫波格 

战马 /〔英〕迈克尔·莫波格 

  • 商品货号:19308
    商品库存:有货
  • 定价:RM35.0
    书屋价:RM21.0 节省(40%)
    用户评价: comment rank 5
  • 商品总价:
  • 购买数量:

商品描述:

商品属性

基本信息

作者:〔英〕迈克尔·莫波格 著,李晋 译
出版社:南海出版公司
开 本:32开
纸 张:纯质纸
包 装:精装
国际标准书号ISBN:9787544279260

编辑推荐


 

    ★导演斯皮尔伯格、动物小说大王沈石溪推荐
★一个男孩与一匹马的传奇友谊
★新闻出版总署推荐给青少年的百种优秀图书
★斯皮尔伯格导演、奥斯卡金像奖六项提名大片原著
★改编舞台剧包揽戏剧界奥斯卡奖——托尼奖六项大奖
★中文版舞台剧《战马》正在热烈上演
★我一读到这本书,就想让梦工厂把它拍成电影,故事传达出的灵魂和感受在每个国家都会引起共鸣。——斯皮尔伯格
★《战马》是一部**不能错过的感人作品,它让我们重新感受到活着的幸福。——《泰晤士报》
 

 内容简介

  《战马》内容简介:1914年,英国德文郡乡间,一匹叫乔伊的枣红色小马被一位酗酒的农场主买下,随后与农场主的儿子艾伯特成了好朋友。艾伯特和乔伊相依相偎,一起快乐地长大。又因为父亲跟人打赌,艾伯特被逼在一周内,训练并非农用马的乔伊学会了犁地。没想到,这个本事在后来救了乔伊。
宁静芬芳的田园生活*终被战争的爆发打破了。农场主父亲为了保住濒临破产的农场,把乔伊卖给了军队,艾伯特发誓长大了一定要加入军队并找回乔伊……悲欢离合、生死辗转之间,深情眷眷的男孩艾伯特与战马乔伊,看尽人情冷暖与战火之殇,他们能否再次相互守护与拥抱?
 

作者简介


迈克尔莫波格(Michael Morpurgo)
英国最受欢迎的儿童文学作家之一。1943年出生于英国赫特福德郡,曾在伦敦、苏塞克斯和坎特伯雷等地求学,随后进入伦敦大学国王学院学习英语和法语。迄今为止,已创作了百余部儿童文学作品。代表作《战马》初版于1982年,随后被改编为舞台剧和电影,风靡全球。2006年,他凭借在文学领域的贡献被授予大英帝国军官勋章。



免费在线读

来到新家的第一天晚上,我得到的第一个安慰是知道自己并不孤独——刚才那匹一路从市场拉车回来的老马被带进我旁边的马厩。她进马厩时停住脚步,朝我这边看了看,还温柔地低鸣了一声。
我正想从马厩后方走上前去,买主忽然拿马鞭狠抽她的肚子,我马上又退到后面,蜷缩到角落。
“讨厌鬼,滚进去。”买主大吼道,“你一直就是个讨厌鬼,佐依,别想把你那些把戏教给这新来的小东西。”就在那一刻,我瞥见那匹老母马眼中流露出的善良和同情,这安抚了我的情绪,让我不再感到惊慌失措。
我那买主踉踉跄跄地走过鹅卵石铺成的小路,进了前头的农舍,我被留在这儿,没水,也没吃的。这时传来开门的声音,还有人嚷嚷,接着就听到有人跑过院子,兴奋的说话声越来越近。
两个脑袋出现在马厩的门前,其中一个是个小男孩。他仔细端详我半天,最后露出灿烂的笑容。“妈妈,”他认真地说,“这马肯定很棒、很勇敢。您看它抬头的样子。妈妈,您看啊,它浑身都湿透了。我得给它擦擦。”
“你爸说别碰这马,艾伯特。”他母亲说,“他说,最好先让这马自己待着,别碰它。”
“妈妈,”艾伯特说着取下马厩的门闩,“爸爸一到赶集的日子就喝得醉醺醺的,喝醉了就犯糊涂。您告诉过我好多次了,说他醉酒的时候别听他的。妈妈,您去喂老马佐依,我来照顾它。嗨,妈妈,您看它是不是很棒?它几乎全身都是红的,是匹红栗马,对吗?它鼻梁上的那个十字太完美了。您见过长白十字的马吗?您见过这样的吗?等它休息好了,我就要骑它。我走哪儿都骑着它,没有哪匹马能比得上它,全教区都不会有,全国都不会有。”
“艾伯特,你刚满十三岁。”他母亲站在另一间马厩门口说,“这匹马太小,你也太小。不管怎么说,爸爸让你别碰它,要是让他在这儿撞见你,到时你可别哭着来找我。”
“可是,妈妈,爸爸到底为什么买这马?”艾伯特问,“我们本来要买只小牛犊,对吧?他去市场不就是为这个吗?不是要买只小牛犊去吃老牛塞兰丁的奶吗?”
“我知道,宝贝儿,你爸爸做这种事的时候都是一时糊涂。”艾伯特的母亲轻声说,“他说,本来农夫伊斯顿要出价买这匹马来着。你也知道,上次他们因为篱笆的事吵过架,你爸爸对他有看法。我猜他买下这匹马就是不想让伊斯顿遂心如意。嗯,我想大概就是这么回事。”
来到新家的第一天晚上,我得到的第一个安慰是知道自己并不孤独——刚才那匹一路从市场拉车回来的老马被带进我旁边的马厩。她进马厩时停住脚步,朝我这边看了看,还温柔地低鸣了一声。
我正想从马厩后方走上前去,买主忽然拿马鞭狠抽她的肚子,我马上又退到后面,蜷缩到角落。
“讨厌鬼,滚进去。”买主大吼道,“你一直就是个讨厌鬼,佐依,别想把你那些把戏教给这新来的小东西。”就在那一刻,我瞥见那匹老母马眼中流露出的善良和同情,这安抚了我的情绪,让我不再感到惊慌失措。
我那买主踉踉跄跄地走过鹅卵石铺成的小路,进了前头的农舍,我被留在这儿,没水,也没吃的。这时传来开门的声音,还有人嚷嚷,接着就听到有人跑过院子,兴奋的说话声越来越近。
两个脑袋出现在马厩的门前,其中一个是个小男孩。他仔细端详我半天,最后露出灿烂的笑容。“妈妈,”他认真地说,“这马肯定很棒、很勇敢。您看它抬头的样子。妈妈,您看啊,它浑身都湿透了。我得给它擦擦。”
“你爸说别碰这马,艾伯特。”他母亲说,“他说,最好先让这马自己待着,别碰它。”
“妈妈,”艾伯特说着取下马厩的门闩,“爸爸一到赶集的日子就喝得醉醺醺的,喝醉了就犯糊涂。您告诉过我好多次了,说他醉酒的时候别听他的。妈妈,您去喂老马佐依,我来照顾它。嗨,妈妈,您看它是不是很棒?它几乎全身都是红的,是匹红栗马,对吗?它鼻梁上的那个十字太完美了。您见过长白十字的马吗?您见过这样的吗?等它休息好了,我就要骑它。我走哪儿都骑着它,没有哪匹马能比得上它,全教区都不会有,全国都不会有。”
“艾伯特,你刚满十三岁。”他母亲站在另一间马厩门口说,“这匹马太小,你也太小。不管怎么说,爸爸让你别碰它,要是让他在这儿撞见你,到时你可别哭着来找我。”
“可是,妈妈,爸爸到底为什么买这马?”艾伯特问,“我们本来要买只小牛犊,对吧?他去市场不就是为这个吗?不是要买只小牛犊去吃老牛塞兰丁的奶吗?”
“我知道,宝贝儿,你爸爸做这种事的时候都是一时糊涂。”艾伯特的母亲轻声说,“他说,本来农夫伊斯顿要出价买这匹马来着。你也知道,上次他们因为篱笆的事吵过架,你爸爸对他有看法。我猜他买下这匹马就是不想让伊斯顿遂心如意。嗯,我想大概就是这么回事。”
“妈妈,他买了这匹马,我倒是很高兴。”艾伯特脱下夹克,朝我慢慢走来,“不管他当时是不是喝醉了,这可是他做过的最好的一件事。”
“艾伯特,别这样说你爸。他这辈子不容易,这样说他可不对哦。”他母亲说道。可惜这些话毫无说服力。
艾伯特差不多和我一般高,他走近时说话的声音是那样轻柔,我立刻觉得很平静,也很好奇,就还是靠墙站着。他碰我的时候,我起先跳起来,但马上就发现他没有恶意。他抚摸我的背部,然后又摸了摸我的脖子,同时不停地对我说话,说我们两个在一起会很开心,说我将来能长成全世界最聪明的马,说我们将来一起出去打猎。
过了一小会儿,他又用夹克轻轻地给我擦身体。他不停地擦着,一直到擦干为止。接着,他用盐水沾了沾我头上那块磨得生疼的皮肤。他给我拿来甜甜的干草,还拎来一大桶清凉可口的水。从始至终他一直在和我说话。
他转身要走出马厩时,我朝他叫了一声,表示感谢。他好像听明白了似的咧开嘴笑了,还用手指轻轻刮我的鼻子。
“你和我,咱俩会成为好朋友的。”他亲切地说,“我叫你 ‘乔伊’吧,因为这个名字和 ‘佐依’押韵,嗯,大概还因为这个名字适合你。明早我还会来—别担心哦,我会照顾你的,我向你保证。做个美梦,乔伊。”
“你不该和马说话,艾伯特。”他母亲站在外面说,“它们根本听不懂你说什么。马是很笨的动物。你爸爸说,马又倔又笨,他这辈子最了解马了。”
“爸爸根本就不懂马的脾气。”艾伯特说,“我觉得他是害怕马。”
我走到门口,看着艾伯特和他妈妈离开,消失在夜色中。那时我就知道自己找到了永远的知己,还知道,在我和艾伯特之间,已经迅速地、本能地建立起一条爱与信任的纽带。老马佐依从隔壁的门探过头来,想和我蹭蹭鼻子,可我俩的鼻子就是碰不到一起。

书摘与插画



插图



插图

插图

插图

插图

插图

插图

商品标签

用户评论(共0条评论)

  •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总计 0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
用户名: 匿名用户
E-mail:
评价等级:
评论内容:
验证码: captcha
Powered by ECShop v2.7.3